《将改革进行到底》第八集解说词(中)

编辑日期:2017-07-28 08:23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user
【解说词】

成立陆军领导机构,为军委机关调整改革创造了条件,为构建联合作战指挥体制铺平了道路,为加速陆军转型发展插上了翅膀,起到了“一箭三雕”的作用。

改革首战定局,“军委—战区—部队”作战指挥体系和“军委—军种—部队”领导管理体系,立起了人民军队新体制的“四梁八柱”。

【字幕】2016年7月26日 北京 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第三十四次集体学习

【解说词】

2016年7月26日,中央政治局进行第三十四次集体学习,专门听取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情况。习近平指出,改革势头很好,要再接再厉,扎扎实实把后续改革推向前进。

【字幕】2016年12月2日—3日 北京 中央军委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工作会议

【解说词】

当又一个飘雪的季节来临,2016年12月2日至3日,中央军委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工作会议在京召开。

战鼓催征,又一场攻坚战开始了。

【字幕】2017年4月18日 北京 习主席接见新调整组建的84个军级单位主官

【解说词】

2017年4月18日,习近平接见全军新调整组建的84个军级单位主官。

10天之后,国防部例行记者会披露,陆军18个集团军番号撤销,调整组建后的13个集团军番号同时公布。

【同期】国防部新闻发言人 杨宇军

中央军委决定,以原18个集团军为基础,调整组建13个集团军。

【解说词】

外电评论,这是中国推进军事现代化的最新努力,解放军将改革成为一支实战化的精锐部队。

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发布的信息,只是中国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的冰山一角。在新调整组建的军级单位中,还包括海军、空军、火箭军、战略支援部队中的诸多新型作战力量。

这是人民军队力量体系一次跨时代的全面重塑。

习近平深刻指出,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,必须随着战争形态和作战方式变化而变化,随着国家战略需求和军队使命任务变化而变化。否则,曾经再强大的军队最后也要落伍,甚至不堪一击。

【同期】军委改革领导小组专家咨询组成员 郑勤

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,不是单纯的撤并降改,而是结构功能的优化,牵引规模的调整,推进人民军队由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、由人力密集型向科技密集型转变,推进部队的编成向充实、合成、多能、灵活的方向发展。这既是瘦身,更是强体。

【解说词】

新结构催生新战力,新编成锻造新利剑。

一场夺岛演习在暴风雨来临时打响了。硝烟之中,新调整组建的海军陆战队出现在演兵场上。脱下“陆军绿”,换上“海军蓝”,身后的大山越来越远,眼前的大海越来越近。

指挥层级更扁平,作战编组更灵活,合成化、模块化程度更高。改革后的每一支部队都向着这个目标迈进。

与此同时,这轮改革加快了武器装备更新换代步伐,以三代装备为主体、四代装备为骨干的武器装备体系正在形成。

第一艘国产航母下水,歼—20、运—20亮相,海空军常态警巡东海、战巡南海,火箭军跨区战备拉动不间断……战略预警、远海防卫、远程打击、战略投送、信息支援等新型作战力量在变革中得到充实加强。

改革的雷电,总是在历史的风雨中孕育。

当年,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,让人民军队认识到了现代后勤的重要性。周恩来总理当时就提出实行三军联勤体制的设想。

然而,人民军队的联勤之路走得并不平坦。

【字幕】2016年9月13日 北京 中央军委联勤保障部队成立大会

【解说词】

建设一切为了打仗的后勤,成为这次改革的一个重点。2016年9月13日,中央军委联勤保障部队成立。习近平向武汉联勤保障基地和5个联勤保障中心授予军旗并致训词。

【同期】习近平

你们要聚焦能打胜仗,牢固树立战斗队思想,深化军事斗争后勤准备,加快融入联合作战体系,不断为强军兴军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。

【同期】武汉联勤保障基地司令员 李士生

按照联合作战的要求,这次改革优化整合了后勤保障力量,健全了联勤保障体制,由过日子的后勤向打仗型后勤转变,确保随时拉得出、上得去、保得好。

【字幕】2016年 重庆 习主席视察原第13集团军

【解说词】

2016年元旦刚过,习近平来到当时的第13集团军营区。这是习近平在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之后第一次外出视察。他告诫说:“要坚持解放思想、与时俱进,改转并行,主动来一场思想上的革命,从一切不合时宜的思维定势、固有模式、路径依赖中解放出来,防止穿新鞋走老路。”

在此后的日子里,习近平先后到战略支援部队机关、火箭军机关、65集团军、南部战区陆军机关、海军机关等单位视察调研,引领全军更好地理解改革、适应改革,推动改革落地见效。

【字幕】2017年1月25日 河北 习主席视察原第65集团军大功三连

【同期】习近平

军队只有夯实基层,才能真正强军。

【解说词】

一场被称为“观念突围”的“新体制、新职能、新使命”大讨论在全军深入展开。

与此同时,助推新体制落地运行的军委机关协调机制也开始启动,制定军委机关行文规则,研究制定权力责任清单,协调解决具体矛盾问题,深入推进改革后的“二次创新”。

重构重塑后的人民军队,对高素质新型军事人才的需求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加强烈。

【字幕】2016年 北京 习主席视察国防大学

【解说词】

2016年早春,习近平视察国防大学。

他强调,实现强军目标,建设世界一流军队,我军院校建设必须有一个大的加强。

这轮改革,以重塑国防大学、国防科技大学为牵引,调整结构布局,优化资源配置,改革培养模式,全军和武警部队院校由77所调整为43所,构建起以联合作战院校为核心,以兵种专业院校为基础,以军民融合培养为补充的院校布局。军队院校教育、部队训练实践、军事职业教育三位一体新型军事人才培养体系正在形成。

【字幕】美国国防部 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

【解说词】

1958年,美国五角大楼创立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,负责军事领域的高新科技研发。人们熟知的因特网、全球定位系统、隐形战机、电磁炮、激光武器等先进技术,大多与DARPA有关。

当今世界,科技创新已经成为军事竞争的核心要素。

“我们要赢得军事竞争主动,必须下更大气力推进科技兴军。”面对科技迅猛发展对世界军事发展走向的深刻影响,习近平要求全军,向科技创新要战斗力。

2017年,中国军队中一个崭新的机构——中央军委军事科学研究指导委员会诞生。连同此前成立的军委科技委,我国国防和军队科技创新有了全新的顶层架构。

与此同时,军事科学院重新调整组建。以军事科学院为龙头、军兵种研究院为骨干、院校和部队科研力量为辅助,我国军事科研力量“航母编队”正式启航。

【字幕】2017年7月19日 北京 新调整组建的军事科学院 国防大学 国防科技大学成立大会

上一篇:《将改革进行到底》第八集解说词(上)

下一篇:没有了